复盘这家公司的掏空“印记”:股东联手做局圈钱,3万股民被坑惨!

公司新闻 2019-09-06 20:00:57
投资不仅仅是一种行为,更是一种带有哲学意味的东西。   —— 约翰·坎贝尔

  今年4月8日,印纪传媒(002143) 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成为2019年首个被戴帽“ST”的影视股。

  9月4日,一字跌停的*ST印纪收报0.71元/股,9月5日,*ST印纪再度被巨量卖单封至跌停板,股价仅为0.67元/股。今日 9月6日 ,ST印纪开盘继续呈下跌趋势,截至收盘股价跌至0.64元/股。

  *ST印纪2019年日K线走势

  至此,公司已连续第17天收盘价低于1元。这意味着,即便未来几个交易日ST印纪的股价连续涨停,9月11日 第20个交易日 其估计仍将低于1元。ST印纪将成为继中弘股份(000979) 、ST雏鹰、*ST华信(000765)之后,第四只“面值退市”股。

  这家奄奄一息的上市公司,市值曾一度高达400亿,远超光线传媒(300251) 、华谊兄弟(300027) 。

  然而,9月4日、9月5日,ST印纪已连续两日未按规定披露终止上市风险提示公告。据知情人透露,员工已经大面积离职,公司已经沦落到没有人写公告了。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从2014年借壳上市,到如今面临退市,才仅仅5年时间。印纪传媒(002143)用5年时间实力演绎了一个实控人、大股东联手掏空上市公司的故事。也为执迷于股市泡沫的韭菜们上了一节生动的投资教育课——《论韭菜是怎么被收割的》。

  藏有猫腻的借壳上市

  1993年,肖文革、吴冰、丹·密茨以广告、PR业务起家,创办了DMG娱乐传媒集团,即印纪传媒(002143)。

  图片来源于网络

  印纪传媒(002143)虽然并不以影视业务为主,却以参与投资、发行《建国大业》、《生化危机4》、《环形使者》、《钢铁侠3》等影视作品而在影视圈小有成绩。

  2013年开始,A股刮起了一阵影视传媒“旋风”。影视题材概念开始受到上市公司的青睐。不少上市公司转战影视传媒领域,大肆收购影视公司,以此做高股价 比如湘鄂情收购笛女影视51%股权,熊猫烟花收购华海时代100%股权等 。不到一年时间,整个影视板块从不足300亿迅速成长为市值近千亿的焦点板块。

  肖文革自然也不甘寂寞,他计划将印纪传媒(002143)也包装上市,大赚一笔。2014年,主营生猪屠宰的高金食品面临亏损,正在积极寻求接盘方。于是,二者一拍即合。

  不久,一份溢价高达856.45%的重组方案抛出,市场热情立即被点燃。高金食品 印纪传媒(002143) 股价连续暴涨,市值几乎翻倍。

  无论是卖壳方、买壳方还是疯狂涌入的散户,大家都从这次借壳中赚得钵满盆满。虽然看起来皆大欢喜。然而,这里面却暗藏了不少猫腻,也给后来散户的惨重损失埋下了伏笔。

  有市场人士和媒体早就注意到,在这次借壳事件中,出现了很多蹊跷的疑点。

  首先,印纪传媒(002143)行业定位不当,估值过高。印纪传媒(002143)本属于广告业务为主的公司,影视业务不足两成。然而,印纪传媒(002143)的重组方案中却“强行”将自己与成功的影视公司作类比,将自己定位于更有想象空间的影视类公司,通过打“擦边球”,将市盈率大幅提高。

  其次,为了赢得市场信任,印纪传媒(002143)做出不太现实的业绩对赌承诺。按承诺,印纪传媒(002143)需20142016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29亿元、5.58亿元、7.19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89亿元、5.01亿元、6.49亿元。尽管此前印纪传媒(002143)的盈利能力较强,但如此高昂的业绩承诺要么很难实现,要么或将为公司业绩带来一定隐患。

  此外,在借壳重组计划正式宣布前,已有神秘资金流入高金食品。据资料显示,在高金食品停牌前一天,一名为“何容”的新进神秘自然人突然现身高金食品的股东榜。更早些时候潜伏在高金食品的乾涌控股也于停牌前一天吊诡增持了逾4.34万股。

  在这重重疑点的笼罩之下,原股东笑纳3亿多壳费,新股东豪赚50亿。可跟着“喝汤”的散户还没来得及套现,就迎来了第一次被收割的命运。

  高金食品重组案在导演了一场6个一字涨停的资本狂欢大戏之后,戏剧性地迎来重组申请暂停审核瞬间现断崖式跌落。

  2个神秘股东,8个涨停,24亿激增市值,11次异动,10%以上换手率,缓缓诉说着一个“异相”明显的高金食品。

  高金食品毫无悬念迎来了一字跌停。短短几个交易日,高金食品市值便狂缩水7亿。还没反应过来的韭菜们叫苦连天。

  不过,印纪传媒(002143)的实控人肖文革还是有一定资本运作手腕的。尽管借壳被暂停,但终究没有被叫停。不久,高金食品正式更名为印纪传媒(002143)。

  一家披着影视外衣的上市公司粉墨登场,好了伤疤忘了疼的韭菜们继续做着致富的美梦。

  疯狂圈钱的实控人和大股东

  印纪传媒(002143)借壳上市后,实控人肖文革的身份就愈加引发市场的关注和好奇。

  公开履历显示,肖文革曾有广告业、房地产等工作经历。然而,其出生年月、籍贯与学习经历都未曝光。肖文革本人也从未公开谈其背景。

  媒体曾引用其合作伙伴丹·密茨的说法,指肖文革“作为公司董事长的肖文阁 肖文革曾用名 出身军人家庭,曾经在政府部门和部队工作”,这个说法令坊间对其身世有诸多联想。

  *ST印纪公司图谱

  印纪传媒(002143)另一位颇受关注的人物,是大股东之一——张彬。

  张彬是年纪轻轻的85后,曾长期任职于北京公交集团。他在印纪传媒(002143)上市之前一直担任监事。在印纪传媒(002143)上市之后,又担任监事会主席。

  颇为令人惊奇的是,印记传媒的三位创始人,除了肖文革外,其他两个都未在上市公司内持股。然而,印纪传媒(002143)借壳高金食品时,张彬一度持有印纪传媒(002143)近7%的股权,是仅次于肖文革的第二大自然人股东。

  印纪传媒(002143)上市后,市值一度过百亿。肖文革通过直接和间接控股了印纪传媒(002143)约77.82%的股份。按完成股权变更后印纪传媒(002143)股价走势估算,肖文革身家曾一度达到380亿元!持股约7%的张彬,自然也身价不菲。

  不过,无论是肖文革还是张彬,他们都不相信账面财富。他们知道,唯有拿到手里的真金白银才最为可靠。

  于是,两人在熬过限售期后,便开启疯狂减持模式。

  肖文革于2018年2月9日,将持有的印纪传媒(002143)1.07亿股股份转让给了安信信托(600816) ,获利13.6亿元。2018年6月7日,又将其持有的8,142万股和旗下印纪华城持有的708万股股份转让给了自然人于晓非,再次套现10.44亿元。

  张彬早在2016年底就开始了减持之路。不到3年时间,便累计减持超过4000万股,套现约9亿元。

  *ST印纪股权穿透图

  除了疯狂减持套现,肖文革、张彬及其他大股东均将股权质押变现。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印纪传媒(002143)前四大股东质押率均在96%以上,其中,肖文革以及安信信托(600816)的质押率都在100%。跟肖文革雷同,张彬也将其持有公司的所有股份全部质押,且质押行为都发生在印纪传媒(002143)股价高位的时候。

  实控人和大股东的高质押比例也带来了较高风险。2018年2月初,因股价出现下跌,肖文革所质押股份就曾面临平仓风险。最终,印纪传媒(002143)通过开启收购镜尚传媒计划,从2月2日至7月9日,连续停牌5个月,这才躲过了平仓的风险。而这个以失败告终的重组计划,也让外界怀疑是“忽悠式”停牌。

  此外,2018年7月,在基本面惨淡,资金匮乏额情况下,印纪传媒(002143)竟然拟收购肖文革名下的4套作价6600万元 税后 的房产。这一行为深受外界质疑:难道上市公司将宝贵资金用于向大股东个人进行利益输送?好在后来该计划受到深交所关注,最终终止。

  实控人肖文革和大股东们的吃相过于难看,渐渐引起了韭菜们的警惕

  不断沦落的业绩和股价

  借壳之初,印纪传媒(002143)曾立下“军令状”,承诺将业绩连续三年做到最好。上市后,从年报数据来看,它确实达到了当初的承诺。不过,印纪传媒(002143)完成业绩承诺堪称“精准”,净利润完成情况最多没有超过1600万。

  在完成业绩承诺后的2017年,印纪传媒(002143)的表现就显现出“疲态”。公司当年实现营收21.88亿元,比上年减少12.69%,净利润等各项增幅已不如前三年。到了2018年,印纪传媒(002143)的业绩更是急转直下。据2018年业绩快报显示,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同比下滑超过8成,由上年同期盈利23亿元下滑至3.77亿元,巨亏超过20亿元。

  *ST印纪各报告期归属净利润

  东方财富(300059) 网

  印纪传媒(002143)最大的危机导火索,首见于2018年7月30日晚间的一则公告。公告披露印纪传媒(002143)控股股东肖文革所持所有股份已被法院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44.04%。

  8月14日,肖文革股份又被北京市第三中院冻结;

  8月23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重复冻结其股份;

  10月23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冻结其股份。

  肖文革因多笔欠债未还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债权人包括信托公司、融资租赁公司等,甚至包括典当行。

  印纪传媒(002143)的债务违约使得企业融资、商业信用等方面都产生了巨大负面影响,公司整体资金都存在很大问题,现金流十分困难。

  2018年9月3日,印纪传媒(002143)创下2.87元/股的历史新低,市值降至54.3亿元,相比2017年3月最高465亿元的市值,跌去了近九成。从市场投资者对债券的信用评价来看,印纪传媒(002143)的信用也堪忧。

  印纪传媒(002143)不仅面临深重的债务“外患”,还有着盘根错节的“内忧”。

  2016年4月以来,印纪传媒(002143)5名董事相继辞职,包括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和3名独立董事。董事长吴冰兼任总经理、财务总监及董事会秘书,身兼四职。根据2018年年底的问询函,吴冰称自己身患疾病无法回国接受监管部门约谈。

  印纪传媒(002143)2018年公司的人员流失率已超过60%,同时因为现金流紧张,难以招聘新团队,不能给客户继续提供业务支持;而在经营困难,并有诸多负面新闻的情况下,部分客户提出软件推广数量不达标、广告推广效果不达标等合同争议等问题。据公告统计,2018年印纪传媒(002143)有超过32家客户的应收账款出现回收困难。

  树倒猢狲散

  印纪传媒(002143)的危机一步步累积,最终导致其股价向深渊无可挽回地跌落。

  截至2019年4月12日收盘,印纪传媒(002143)的股价已经从2017年3月最高的26.18元跌落到3.17元,市值也从最高的460亿元缩水至56.10亿元,缩水幅度接近90%。

  2019年4月30日,监管问询函收到手软的印纪传媒(002143)最终被提出退市风险警示。

  截至目前,印纪传媒(002143)都没有公布2019年上半年财报,但从业绩预告就可以看出,属于上市公司股东之间的净利亏损了9000万到13500万。

  想当年一度膨胀至400亿市值的庞然大物,如今沦落到市值仅剩12.6亿。实控人、大股东、公司高管,要么疯狂套现圈钱走人,要么称病逃遁美国。

  在退市阴影笼罩下的印纪传媒(002143)“破罐子破摔”,如今连写公告的人都没了。偌大的上市公司短短数年便被掏空。最后,只留下3.45万股民空自哀叹。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Y指标公式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MY指标公式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文章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网站无任何收费项目也不推荐股票
广告投放请自行识别风险。本站无任何QQ群微信群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